449 Views

講員:滕張佳音博士
講題:整全的宣教【信息及呼召 1:08- 2:37】
https://www.fuyin.tv/html/893/27761.html
語言:華語
主辦:生命季刊2007中國福音大會
日期:2007年12月28日
地點:香港亞洲國際博覽

中國福音大會2007整全的宣教

■滕張佳音

一、宣教的使命與方向

馬太福音28章第18-20節:「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我們能夠從這個主耶穌臨升天之前所頒佈給我們的大使命裡面看見七個方面。

第一方面就是命令性的。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這位天上地下擁有權柄總歸的主吩咐我們,我們要彼此相愛,這個是大誡命,但是這個是對內的。我們對外有這個大使命,這個何等的重要!我們每一個人不能去慢慢地談判,講價錢說:「我忙啊!」,「我剛剛結婚哪。」「我有孩子啊。」「啊,我正在有很多發財的計劃。」這個大使命是主的命令。

第二,是全民性的。主的教訓是一代一代傳下來的。不單單是十一個看見主耶穌升天的使徒,乃是歷世歷代的基督徒,我們每一個基督徒都要承接這個大使命。人人宣教,我們在主的面前,每一個人都有份。不是說:「啊呀,待一會,聖靈感動誰,誰就起來做宣教士了,誰就去那個阿富汗,誰就去艱苦的地方吧,我呢,就不行了,我沒有這個恩賜,我沒有這個負擔。」這個不是恩賜,不是負擔,這個是使命。

第三,這個大使命是外展性的。「所以,你們要去」,不單單叫人來,來聚會,我們要往普天下去。馬可福音第16章,這個大使命叫教會不是內向型的,我們是拓展型的,我們是行動型的。所以我們不單單培養一般弟兄姐妹,栽培是非常重要,否則他變成異端。但是栽培的目的是為了大使命,為了傳揚福音。我們要好好地接受栽培,完完全全掌握聖經所教導的,以致我們能夠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然後我們承接這個大使命。

第四,這個大使命是有策略性的。「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萬民包括了許多不同的文化,但是我們靠著聖靈給我們的聰明智慧,有策略的,有神給我們的感動、智慧、方法來開展。正如歌羅西書第1章28節所說:我們傳揚他,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裡完完全全的引到神面前。我們要靠主常常禱告,仰望他,以致他給我們聰明智慧,來把這個這麼美好的信息傳遞到世界各個地方。福音的內容不能改變,但是策略可以按著不同的時代,不同的方式,不同的人的需要來調整。

第五,這個大使命是普世性的。「使萬民作我的門徒」,「萬民」!往普天下去,帶到每一種民族當中。弟兄姐妹,不是去旅遊觀光,我們是為了那一些人的需要,因為他們有寶貴的靈魂。在中國的本土裡面,已經有不同的人種,不同的文化,我們就需要向他們傳揚福音。這個福音不單單要傳到耶路撒冷為止,因為聖經裡面沒有這個真理,叫我們單單只傳到耶路撒冷。也不是說,這個福音從耶路撒冷出來,我們兜一個圈一定要回到那裡。在中國的宣教歷史裡面我們要學習跨越文化,學習到艱苦的邊疆。但是主的使命是傳遍萬邦,把福音傳到整個世界去。

第六,這個大使命是整全性的。使萬民作主的門徒,不是我們個人的門徒。不是我們有什麼魅力,吸引一班人跟著我們。我們是要帶他們到主的面前,我們要用主的教訓好好地教導他們,讓他們全面地認識聖經的真理。讓他們把根基建立在基督的身體裡面,不單單有頭腦的知識,乃是作門徒。 門徒是跟隨耶穌的腳蹤行。要學習耶穌的榜樣,道成了肉身,進入人群的當中,與他們一同地來明白,帶領他們一同地進入神的國度的裡面。

第七,這個大使命是有應許性的。耶穌基督說:「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聖經又告訴我們:我們等著從上頭而來的能力,「聖靈降在我們身上,我們就必得著能力。」啊呀,我們很累呀,我們沒力量哪,我們口才不好啊,學歷不夠啊,我們年紀大啦,我們多病痛啊⋯⋯我們面臨很多陷阱,很多不可能。但是在他裡面,聖靈所賜給我們的大能充滿我們的時候,就超越我們一切的陷阱。這個就是大使命裡面應許我們的。有誰不願意耶穌基督與我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啊。我們如果願意耶穌同在的話,我們就參與宣教的工作,參與傳揚福音的工作,那麼我們就常常經歷他的同在。

這七點,至少在大使命裡面,我們看得見,這個就是第一大方面:宣教的使命與方向。

二、宣教的進入與目的

第二,我們來看:宣教的進入與目的。

我們好多時候,常常在這個文化的使命與那個救贖的使命裡面來對立。文化使命的基督徒常常說:「唉,其實我們太忽略了那個創造論,你看上帝在創世記裡面給人類管理,治理整個地上、空中的飛鳥、海裡的魚、地上的走獸,是讓我們來管理的。為什麼我們單單只看中那個救恩,我們放棄那個管理大地的權柄呢?所以我們要行公義,好憐憫,存謙虛的心,與我們的上帝來同行。」好多時候關懷社會的,關懷文化改造的,常常用創造論來跟那個救贖論來對衡。歷史上,天主教的利馬竇,還有李提摩太,有不同的模式;在基督教新教裡面有不同的講法。一種的講法是:傳教的時候,要影響這個高官,影響知識份子,影響那個邪惡的制度,讓我們的福音能夠通暢在人民的當中。另外一種講法呢,就是我們不理這個社會,我們單單要弄好這個救贖的使命,我們單單傳福音,社會的事情我們不要理了,沒有那個資源,沒有那個人力、物力。

親愛的弟兄姐妹,聖經裡面給我們的是這個整全的使命。文化使命的基督徒,可能在歷史裡面給我們看見不好的榜樣,好多時候就只有那個社會的關懷,就沒有那個福音,結果呢,慢慢就修橋補路啊,改善人的生活啊,慢慢就關注人現世在世界上的生活,改善了之後就沒有主耶穌了。這是最失敗的一種情形。

另一方面,我們單單關在教會裡面,「你們來! 來! 來聽福音!」我們只傳福音,社會的事情我們不理,我們強調的就是永恆的關懷,我們的靈魂得救。 今天好多人,面對他的生活,面對他的好多的事情解決不了。 耶穌基督雖然說不要為必壞的食物來勞力,要為存到永生的食物來勞力,但是他仍然以五餅二魚來幫助我們。但是最終的目標,是帶領他們認識生命永恆的價值。

所以今天我們不能、不要將這兩者來對立。我們可能要到一些鐵幕的國家,竹幕的國家,不讓宣教士入境的國家,我們要透過各種的身份,透過文化,透過關懷,透過商業,透過專業,透過各種的醫療,進入那個國家裡面,我們要服事那些人群,我們有文化的使命;但是最終我們要把那個福音,把那個救恩帶到他們的心靈裡面,改變他們,讓他們真正成為一個清楚蒙恩得救的人。因為你改善了他的生活,他始終都會病,都會死,都會面對永恆的審判;所以今天我們看見聖經裡面,其實是一個整全的使命,只要將永恆放在最優先的秩序裡面,我們就知道,文化是我們不能脫離的,我們住在這個環境裡面,這個就是我們的處境,我們不能跟生活分隔。我們的信仰與生活是整合的,我們無論到什麼地方,我們都顯揚基督這個真理出來,但是文化只是一個進入,我們最後要引導他們進入永生的道路裡面,這個是第二點。

三、宣教的對象與分類

我們剛才說,把福音傳到萬邦,這個有一種地理的分割,傳到萬民呢,就是每一種人民,每一種未得之民,福音還沒有達到的人群當中,或者稱為少聞福音的人,怎麼定義?

好多宣教的學者說:就是你把福音傳到一個民族裡面,那個民族雖然有福音了,建立了教會了,但是這個教會還不能夠自己起來、接福音的棒,把福音傳到他自己的民族裡,這個地方仍然是未得之地,這一些人民仍然是未得之民。 但是如果你把福音傳到他們當中,訓練他們起來,幫助他們,他們已經可以興起來,慢慢把福音傳給自己的同胞,自己的民族裡面了,這個福音的責任,那個棒就可以交給他們了。當然我們是有階段性的,我們一定要扶持他們,幫助他們,直到他們能夠強大起來,成為宣教的大軍。

現在,藉著全球化、城市化,一個地方可能有好多不同的民族聚在一起,不同的語言,不同的文化,所以,當我們要傳福音的時候,在一個地方就可以進入到不同的群體裡面。比如愛滋病人、民工等。特別在美國,你可能在美國碰到阿富汗人,你可以把福音帶到他們當中。所以今天不單單講那個地域的分別,乃是講文化。我們要向萬民來傳福音,所以就有同文化,近文化,跨文化,一般就是這三類。但是,現在社會越來越複雜了,所以以下分的類別比較多。

第一就是同文化。在聖經裡面使徒行傳第一章到第七章,集中在耶路撒冷,然後在第八章第1節,「猶太全地」,你看見那一種情形,就是初期教會,先在本地本土這裡來傳揚福音。但是,本地本土裡面也有次文化的分別,好像在五旬節,使徒行傳第2章,從至少15個不同的地區來,有不同的鄉談,所以他們就說:啊呀,他們說聖靈降臨在他們身上,他們講出我們所說的鄉談了。他們都是猶太人,但是有好多種不同的鄉談;好像我們中國人,很多不同的省份鄉音。使徒行傳第6章第1節,猶太人中有講希伯來話的,有講希利尼話的,他們因為飯食的緣故來爭辯,所以有次文化的分別的時候,有時候發生衝突。

我們在海外,特別在北美洲,我們要用普通話。本來我是廣東人,普通話不行的。在北美洲要用普通話,而講普通話的人中,有中國大陸來的,有臺灣背景的,有東南亞的,有各種各類的,大家聚在同一個禮拜堂裡面,還有很多次文化的分別,要學習,要謙虛,要有愛心,這個真是不容易。今天我們在自己同胞當中,或者在海外的華人當中的宣教工作,都是同文化或者次文化的宣教工作。 我特別要鼓勵大家,不單單在中國大陸本土宣教,如果你有機會旅行啊,探親啊,讀書啊,到了海外,也可以宣教。好多西方的差會,不會做海外華人的宣教工作,所以就留給我們華人教會承擔。 我們到世界各個地方,就發現每個地區都有好多中國人。歐洲有一些的餐館的福音工作,淩晨1、2點鐘,才說:「讚美主,現在我們敬拜了!」整個通宵來聚會,很不簡單。 所以我們能夠有機會到海外去的時候,求主讓我們把福音也帶到他們當中。

第二類是近文化的宣教工作。使徒行傳第8章4-13節記載了腓利在撒瑪利亞傳福音。撒瑪利亞人是混雜的,講不出自己的家譜來,我們可以說他們不完全是猶太人,而是近文化的。那麼在我們中國人來說呢,亞洲人是我們近文化的宣教地區。所以如果有機會,神可能帶領我們到亞洲地區,如印尼啊、泰國啊、印度啊。印度有印度教,印尼有穆斯林,泰國有佛教,有很多很多近文化。這10/40窗宣教的硬土很多在亞洲的地區,所以,求主幫助我們,不一定去很遠的地方才傳福音。在本土,在近的地區,你發現有很多很多的需要,如果主耶穌給我們機會,我們就向每一類還沒有得著福音的人傳福音。

第三類是跨文化的宣教工作,或者說是異文化的宣教工作。就是主耶穌大使命裡面的「傳到地極」。使徒行傳第8章26 – 40節記載,撒瑪利亞人的反應很好哇,福音大爆炸,大型的聚會,很多人很好的反應,神蹟奇事隨著。但是聖靈告訴腓利:「向南走,到曠野的地方」,在那裡,看見什麼?不毛之地。看見有一個車,聖靈感動他,他就跑上前去。原來發現一個安提亞伯的太監,那個高官,他就在念以賽亞書。一個傳福音的人隨時要訓練好的體能,跑到曠野,也要跑步追那個車子。上車以後還要立刻解經。你不能說:啊呀,對不起,我還沒有受神學訓練,我要回去好好研究以賽亞書才行。不,你要隨時好好預備自己。腓利立刻就向安提亞伯的那個太監分享福音,帶領那個安提亞伯的太監來受洗,然後就分開了。這個安提亞伯原來就是今天非洲的埃塞俄比亞,黑人的地區。聖靈已經帶領初期教會的聖徒們把福音傳遍可能及的範圍,以至有同文化、近文化、跨文化的宣教工作。

在中國,我們有很多少數民族,有55種語言。我們要學習怎麼樣跟他們分享福音。我們要學習他們的文化,他們的文字,他們的語言。這是第三種文化,很多福音宣教的機會。

第四就是敵文化的。馬太福音第24章9-10節告訴我們,末世的時候,人要把我們陷在患難裡,也要殺害我們,我們為主的名無端端的,只是為主的名做好事,但是被萬民來恨惡。所以在基督徒圈子裡面,在教會裡面,可能好多人因為受苦難,遭遇不公平的對待,以致跌倒,離開教會離開主。 聖經早已告訴我們,主耶穌沒有欺騙我們,我們實在會有機會被陷害,恨惡,這個是很可怕的情形。過去的歷史裡面有發生過。

一些極端穆斯林原教旨主義者,為他們的宗教狂熱而殺人。他們覺得他們的教義是可以上天堂的,他們要殺害無辜的人,把整個世界成為一個舞臺,要表達他們的仇恨,要讓你痛心,所以我有機會念他們的書,看看他們的意識形態,看看為什麼他們這樣不合理。你要殺就殺那一些對付你們的國家、高官、君王,不要殺我們平民百姓,幹嗎要把我們作人質呢。原來他們有一套理念,我們要瞭解,然後我們才能到他們當中跟他們生活。為什麼今天他們逼著基督徒要他們改變他們的信仰,信回教?原來在西方教會歷中,十一到十三世紀時,至少有九次(後來還有更多零零星星的,小型的)十字軍東征的時候,傷害了很多很多回教徒。所以今天有一些西方的差會,他們覺得傳福音給回教徒這個敵對的文化,面對的是根深蒂固的歷史仇恨,這種傷痕不是你單單講了福音,他們就願意接受的。他們以為你的十字架,你的耶穌是這樣殘忍,是害他們的,所以有一些差會,有一些西方的宣教士經過絲綢之路到中東,到那些國家裡,他們跟回教徒一起生活,甚至向他們道歉,請他們原諒過去的歷史。在這一點上,我曾經遇到日本的基督徒,其實我們不太認識,但是一有機會的話,好多虔誠的日本基督徒就抓住我們,向我們跪下來道歉,為著大戰的時期,中日戰爭裡,日本怎麼殺害中國人請我們原諒。我真是很佩服日本的弟兄姐妹,我們都不敢讓他跪在那裡,我們都一齊跪下來,一齊地禱告。因為每一代每一代做過很多很多傷害別人的事,今天我們面對歷史遺留的仇恨,求主使我們用十字架的愛來化解它,用十字架的愛來求寬恕,求赦免,用愛來建築和平,因為我們是要傳和平的福音。

第五點,多元化的宣教。剛才提到全球化底下,整個世界全球化,成了一個地球村。 地理距離縮短了,一上網立刻知道情形怎麼樣,所以整個文化開始改變。城市化之前,我們都聽過不同的講員告訴我們,整個世界,不單單中國三億人哪,從農村跑到城市裡面,快有一半的人口跑到城市裡了。其實,全球有四百多個千萬人口的大城市,有二十幾個是二千多萬的龐大城市(Mega Cities),裡面聚集了不同的文化。以前說是一個熔爐,現在不講熔爐了,因為每一個城市中,又有「中國城」(China Town),「日本城」(Japanese Town),等等。每一種不同的文化在保存著自己的特色,所以這個「全球化」(Globalization)就變成「地方化」(Localization),就是全球底下每一個地區保留每一個地區地方的文化。

在香港,如果你周末經過中環維多利亞公園的時候,你會發現:哇,怎麼這麼多的菲律賓女傭,她們講的話,我們聽不懂的。 然後回教的印傭,他們戴著那個帽子,穿著也是不同的顏色,他們在公園裡做他們回教的敬拜,一圈一圈的在這裡做,所以我們現在興起了「城市宣教」(Urban Missions),就是要把福音帶到那個城市裡面,帶到很多被忽略了的、不是主流文化、被邊緣化了的群體中。我們要把他們一群一群地領到耶穌的教會裡面。我們要學習印尼人的文化,以致可以帶印傭來信耶穌;我們要了解菲律賓人的文化,來帶菲律賓人信耶穌;這是在同一個城市裡面的啊。

我相信,在中國大的城市好像上海,北京,重慶,很多大城市裡,你發現有不同的語言文化,我們不能忽略這個多元文化的宣教工作。使徒行傳提到「講不同的鄉談」,啟示錄幾次告訴我們:將來在天上,各族、各方、各國、各民,主耶穌的寶血都把他們買來,救贖了。所以,我們保持我們自己的文化,但是我們要了解別人的文化,尊重別人的文化。要分辨什麼是迷信的、邪惡的文化,用福音,用神的道來戰勝改造它。如果它是中性的,是傳統,我們就要尊重,可以繼續保持。好多個世紀前,西方的宣教士給人的感覺是,用西方文化(Westernization)來改變我們中國,所以就使一些非基督徒誤會,說:「你們是文化的侵略,」甚至說「你們是政治的侵略。 」很多很多的誤會,是我們沒有分清福音跟文化所致。這些也是我們要好好學習的。我們做宣教工作時,一定要瞭解、尊重宣教工廠的文化,也要分辨,必要時還需要改造一些文化。

使徒行傳的第1章第8節告訴我們: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這裡的「並要在」及「和」,這些字在原文中是同步的,並進的。中文的翻譯可能使我們誤會,以為我們要做好自己的耶路撒冷,慢慢到猶太全地,慢慢再到撒瑪利亞,然後慢慢才直到地極。原來耶穌基督講這一句話的時候,這個原來希臘文的連接詞是同步的,並進的。所以宣教是在同文化、次文化、近文化、跨文化、敵文化、多元文化中,同步地發展。求主加力量給中國教會,同步地發展,當然,在技術上我們有輕重,每一個教會在主面前領受,我們這段時間要重於什麼。我們要注重同文化的宣教,但是我們的觀念要知道這個整全的步伐。我們都應該關注,我們要為自己沒有差人去的地方禱告,可以支持、關心其他的宣教士。

我在這裡切切地懇求上帝感動中國教會,要關心差出去的宣教士,不單單為他們禱告,不要常常問他們,你們的效果怎麼樣?報告數位。如果他們能生存,能影響別人,這個已經很棒了;然後,一步步地把未信的人帶到主耶穌那裡。所以求主幫助我們,我們的心態不要像老闆一樣,我給了你錢,你就要好好地有成績,有什麼數目字給我知道,你帶了多少人信主。每一個地區,每一種文化都不一樣,其艱苦的程度是我們難以想像的,我們要去關心他。 我們不能放了風箏後把線剪掉,那風箏最後會掉下來,傷亡慘重。

我們也要遵照聖經的教導:工人得工價是應當的。我們要用金錢支持傳道人,支援宣教士,讓他無後顧之憂。我們不要假設傳道人就一定是貪愛世界的,一定不要給他工價,給他受苦。他的苦是主給他受的,不是我們給他受的。今天,西方教會在研究宣教士的傷亡率(Attrition of Missionaries),這個是非常嚴重的。很多的因素導致宣教士傷亡,教會是一個因素,弟兄姐妹是一個因素,他的裝備,他個人的性格,他的神學訓練都是一些因素。我們中國教會要出去宣教,非做不可,這是主的使命。但是我們做的時候,要好好預備自己,減低我們差出去的宣教士傷亡率。 但是,我也奉勸每一個有心走十字架道路的,有心奉獻作傳道人、作宣教士的,我們要走信心的道路,就算經費不夠,就算支援不住,我們還是要踏上去。因為主吩咐我們,所以我們要學習兩方面,教會要學習,但是這個同工,這個事奉人員,也要在主的面前學習。

四、宣教士的角色與種類

如果上帝感動我們,我們能像路加福音第9章那十二個使徒一樣,全時間的長期宣教,最好,最棒。但是上帝感動一些人還不清楚是不是全時間,但是把人生的一段時間拿出來宣教也好。好像舊約的拿細珥人,也好像路加福音第10章,耶穌基督在世的時候,發現莊稼多,做工的人少,所以打發70個人出去,也像全時間的人,一樣給他們能力,權柄、趕鬼、治病,兩個兩個分派出去,進入各城、各鄉、各家、各戶,把平安的福音帶到他們當中。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預備自己,像韓國的弟兄姐妹一樣使用每年的假期,不是去旅遊,去享受,而是去支援前線的宣教士,去工廠裡面幫助他們,作短期的宣教士。這是第一種。

第二種是專職的宣教士。上帝的呼召很清楚,好像使徒行傳13章中安提阿的教會,差派最精銳的部隊出去巡迴佈道。 而不是:「啊呀,你這個人很麻煩,不要留在教會,祝福你啦,你快出去。」不是這樣子。有好多的情形,不差派最精銳的人去的話,到宣教的工廠,很快就傷亡了。但是因為好多國家已經不讓宣教士的身份入境,你一定要帶著你的專業,用另外一種身份來申請進入。所以,有一些人就讀書、留學,有一些人就以專業,做生意進入。溫州的弟兄姐妹以做生意企業來宣教。 還有我最近發現在中東,有一些弟兄姐妹開文化中心,茶道啦,書法啦,中國剪紙啦,拿到了身份就留下來了。這一種我們叫創啟地區的宣教工作。就是不用宣教士身份,用一種策略。保羅也曾織帳篷,自給自足。所以我們不一定要別人支持我們才能做宣教士,有時候我們可以織帳篷。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機會作宣教士。

第三,巡迴開荒的,跟駐堂的訓練。巡迴開荒的,好像保羅,他說我不要再在別人的根基上再打了,因為很多地方福音還沒有傳到,所以我一定要去福音還沒有傳過的地方,就是開荒。所以安提阿教會差遣他們巡迴地去開荒。他們開荒以後也在那裡面做堅固的工作,不是生了孩子就不管了,讓他饑渴、死掉,乃是讓他們能夠成長起來,所以保羅在安提阿教會裡停留一年,進行駐堂的宣教訓練。所以弟兄姐妹,求主使用我們不同的恩賜,一年建造一個教會,訓練一群基督徒。我們要承傳聖徒,各盡其職。我們在還沒有出去之前,就要好好地接受培訓,以承擔主給我們的宣教使命。

第四,有宣教的牧者與宣教的學者。歌羅西書第一章中,我們看到以巴弗與保羅同工,他常常為教會禱告,也到老底嘉、希拉波立堅固教會,然後跟保羅一同坐監。所以這一類的牧者,雖然他未必一生全時間在前線做宣教的工作,但是他在後方培養弟兄姐妹,讓他們有宣教的觀念,裝備他們,差派他們,自己也親自到他們當中支援、安慰、扶持。這一種是今天中國教會很需要的宣教牧者。 宣教的學者也是上帝興起的。使徒行傳十六章中,路加加入這個佈道隊裡面,然後以醫生的身份,跟著保羅,寫下了那段宣教的歷史,然後又帶領提阿非羅成為基督徒。他是一個歷史學家,一個文字工作者,也是一個雙職的宣教士。

第五,我們看信徒的宣教士。我們可以做好多好多支援性的工作,如果我們看聖經,你看見,哥林多前書16章司提反,福徒拿都、亞該古,他們事奉的模式都是服事性、關懷性、支援性的。我們看腓立比書第四章中的以巴弗提。保羅說:他把你們的金錢帶來支援我,然後他又病倒了,我讓他快回去。還有那個推基古,他把宣教士在前線的情況與不同的教會分享,鼓勵弟兄姐妹支援前線宣教的需要。可見教會裡可以有不同的形態,不同的樣式,不同的方法來幫助整個的宣教事工。

結論

無論是長期的,短期的,全職的,帶職的,巡迴的,駐堂的,開荒的,訓練的,是牧者的,是學者的,是前線,是後方,是領導、是支援,弟兄姐妹,我們是一個宣教的團隊(Missionary as a team)。這就是整全的宣教。聖經的教導是全面性的,是每一個人有份的。我們每一個人都在整個大使命中分擔不同的崗位。所以保羅書信中雖然寫自己、寫彼得較多,但是保羅的成就不是他個人的成就。保羅的成就是他訓練了一大隊人,好多教會一同來參與宣教事工,這就是一種強大的宣教的協同力。今天中國教會不要散沙一盤,中國教會要為了大使命而聚在一起。除了異端邪教、新派、不信派,我們都要同心合一,在真理的大旗幟底下,在十字架主的愛底下,我們要合一。合一為著什麼?合一為著宣教。

(本文節選自作者在「中國福音大會2007」中的大會資訊,根據錄音整理)

張佳音現居香港;芝加哥三一神學院教牧學博士(宣教學)D.Min. (Missiology) 。「中國福音大會2007」講員,生命出版社(生命季刊)董事。

 

滕張佳音。〈中國福音大會2007整全的宣教〉。《生命季刊》第48期 (2008年12月)。
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1053

〈中國福音大會第三日實況〉《時代論壇》2007年12月29日。
https://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44810&Pid=5&Version=0&Cid=220&Charset=big5_hkscs

復活和生命

簡介
▪︎講員:滕張佳音博士
▪︎主題:復活和生命
▪︎經文:(約十一25新譯本)(詩篇十六11和合本) 
▪︎語言:粤語
▪︎性質:復活節福音主日
▪︎地點:宣道會宣嶺堂
▪︎日期:2024年3月31日

【人生天地線】新春談龍

【人生天地線】新春談龍

十二年一回的龍年又來了,恭祝大家龍馬精神、新春蒙福!提到「龍」字,古人把龍安排在十二生肖中的第五位,所相應的時辰正好是這個「辰」時,表明在這「一日之計在於晨」的重要時刻⋯⋯

【問得好】為何這個世界有那麼多的苦難?(二)

【問得好】為何這個世界有那麼多的苦難?(二)

有關苦難的來源,上期文章我們探討過是由於有魔鬼撒旦的工作,尤其是在世界末日之前,聖經告訴我們「地與海有禍了!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地下到你們那裡去了。」(啟示錄12:12)除了魔鬼能使人陷在苦難中之外,聖經記載,人本身也要為苦難的出現負上責任⋯⋯

末世預兆與福音廣傳 The Sign of The-end-of-age and Evangelism(華語/英語)

講員 Speaker:滕張佳音博士 Dr. K. Y. Cheung Teng
主题 Title:末世預兆與福音廣傳 The Sign of The-end-of-age and Evangelism
經文 Scripture:(太廿四 3-14) (Matthew 24:3-14)
日期 Date:2023.12.31
語言 Language:華語/英語 Mandarin/ English
地點 Venue:芝城西北郊華人浸信會 Chinese Baptist Church of NW Suburbs

[Storm Buster] Storm Surge

[Storm Buster] Storm Surge

Storm surge causes inundation of large swaths of coastal land. Eleven years ago, storm surge from Hurricane Sandy havocked large damages in New York (NY) and New Jersey (NJ). Today, some of those destructions are still noticeable and remain unrepaired.

The Eternal Meaning Behind Thanksgiving

The Eternal Meaning Behind Thanksgiving

When people think of Thanksgiving, we often think of the bountiful feast with turkey and other dishes. How often do people remember the treacherous journey of the Puritans, who came upon the shores of North America on the Mayflower and their harrowing experience as they settled upon Provincetown, Massachusetts?

鄭媛元博士

鄭媛元博士

作者

▪︎前溫哥華短宣中心國語事工主任、《真理報》(加西版)編輯、中心代總幹事
▪︎西三一大學神學院中文部教授「宣教學」、「當代婚姻家庭問題探討」等科目
▪︎2022年9月起成爲 IFSTM 國宣跨文化訓練講師
▪︎2023年3月憑信心踏上宣教工場

滕張佳音博士

滕張佳音博士

國宣創辦人

▪︎美國芝加哥三一福音神學院文學碩士(宣教)及教牧學博士(宣教學)
▪︎前建道神學院跨越文化研究部副教授
▪︎牧職神學院榮譽創院院長
▪︎國際短宣使團創辦人

洪順強牧師

洪順強牧師

▪︎前溫哥華短宣中心總幹事
▪︎現國際短宣使團 (義務) 總幹事

黃雪卿老師

黃雪卿老師

作者

▪︎貝爾謝巴便古利安大學考古聖經近東研究系聖經碩士
▪︎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考古系博士生
▪︎希華文化交流中心董事
▪︎2022年3月與丈夫黎富文牧師從生活了廿五年的以色列移居塞浦路斯 (聖經時代的居比路);夫婦均開始擔任「國宣跨文化訓練講師」

李志成傳道 / 博士、李黃嬋英師母

李志成傳道 / 博士、李黃嬋英師母

¤ 李志成傳道/博士
▪︎前美國國家氣象局 NOAA 氣象預測科研組長
▪︎前紐約短宣中心拓展部主任

¤ 李黃嬋英師母
▪︎瑞典卡羅林斯卡醫學院社工學系畢業,曾任瑞典養老院護理工作
▪︎前紐約短宣中心義務同工

司徒永富博士

司徒永富博士

作者

▪︎鴻福堂集團控股有限公司行政總裁兼執行董事
▪︎世界華福中心常委會主席
▪︎國際短宣使團常委會副主席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博士

▪︎「余德淳訓練機構」總監及講師
▪︎香港短宣中心董事會副主席及總幹事助理(義務)
▪︎國際短宣使團國際董事

鄺偉志、鄺黃麗明牧師伉儷

鄺偉志、鄺黃麗明牧師伉儷

作者

¤ 鄺偉志牧師
▪︎現任澳洲基督教播道會靈福堂粵語事工牧師
▪︎悉尼短宣中心義務佈道訓練講師
▪︎國宣佈道訓練講師

¤ 鄺黄麗明傳道/師母
▪︎現任 Fairlea Aged Care, Harris Park & Rosehill, Sydney 院牧
▪︎悉尼短宣中心義務佈道訓練講師
▪︎國宣佈道訓練講師

田森傑牧師/博士

田森傑牧師/博士

作者

■ 現任:
▪︎美國加州羅省聖經宣道會主任牧師
▪︎國際短宣使團國際董事及洛杉磯區代表

余俊銓牧師/博士

余俊銓牧師/博士

余俊銓牧師/博士
▪︎前普世華文及香港三元福音倍進佈道總幹事、前華人福音普世差傳會國際總主任及現澳洲委員會顧問
▪︎2020年始任澳洲阿德萊德澳亞基督教會主任牧師
▪︎2024年始任國際短宣使團「佈道訓練講師」

陳志賢、陳梁頌玲醫生伉儷

陳志賢、陳梁頌玲醫生伉儷

作者

¤ 陳志賢醫生,曾任香港大學家庭醫學名譽臨床助理教授,香港短宣中心及牧職神學院校醫多年
¤ 陳梁頌玲老師,牧職神學院輔導科講師、輔導中心主任及校友牧關
¤ 2022年7月定居加拿大,夫婦開始擔任「國宣訓練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