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Views

華語

粵語

外約旦國王阿卜杜拉在耶路撒冷聖墓教堂外, 攝於1948年5月29日。(相片來源:Wikipedia)

外約旦國王阿卜杜拉在耶路撒冷聖墓教堂外, 攝於1948年5月29日。(相片來源:Wikipedia)

作者:黄雪卿老師

 

1948年以色列立國委員會在5月12日開會討論應否宣佈立國。有人認為宣佈立國必然引起戰爭,而且是大規模的戰爭;但也有人說若錯失這個時機,便再沒有機會立國了。最後他們以六比四投票贊成立國。當時聯合國已終止英國在巴勒斯坦的託管權,而英國也計劃在5月15日撤離,所以他們決定在15號立國,但因為這一天是安息日(星期六),所以他們提早一天在14號舉行有關儀式,地點設定在特拉維夫巿長的官邸,即今天的獨立大廳(Independent Hall)。當時巿長的官邸已改建為藝術博物館,收藏巿長夫人的藝術品。這官邸的建築特式有高牆,而窗戶也設在高處,所以十分安全。他們用兩天的時間裝飾大堂,同時發出350張邀請函,函上寫上務必保密的字句。但是在14日當天,當大衛本古里安(David Ben Gurion)到達了博物館門口,那時已經人山人海,傳媒也在報導立國的消息。各人都準備好, 本古里安被委任為第一任總理,他宣佈立國宣言,拉比為國家祝福,唱國歌,然後宣佈典禮結束,前後用了三十二分鐘。以色列正式立國,一連串的中東戰爭也跟著爆發。

關於以色列戰爭中的神蹟奇事,有著各式各樣的傳聞,口耳相傳之下,版本不盡相同,但主旨都是一樣——神使用神蹟大能令以色列獲勝;以下是一些例子(來源出處不詳,大部份是以色列導遊的花絮故事)。

關於1948年發生的獨立戰爭,兩位以色列師長有這樣的回憶:

「有一天,約有一千名埃及士兵攻打我們,而我們只有三十二人,我們沮喪絕望,知道命不久已,唯一可以做的是禱告。突然,埃及軍隊自行撤退,我們不明所以,只看到他們潰不成軍的向後拼命逃跑,結果我們得勝了。」後來,埃及總理薩達特跟以色列簽署和平條約,許多年後,其中一位師長訪問開羅,他與時任埃及軍隊總司令在晚宴時,他向總司令問道:「昔日,你們為甚麼從三十二位以色列士兵面前逃跑呢?我們的生命都在你們股掌之上,你們的人數太多了!」 「人數太多?」他驚奇的回答:「你怎麼這樣說?在你們那幾位前鋒的後面,有以萬計身穿白色制服的軍人,還有數百輛坦克在沙漠中追趕攻擊我們,那是你們的人數太多了,我們不逃跑才沒命了呢!」以色列的師長說:「我心中讚美神──這位看不見的神替我們出手了!」

至於1967年的六日戰爭,以色列軍隊已經有死戰到底、以身殉國的準備,但戰爭中所發生的神蹟奇事,令以色列人振奮無比。例如:有二十多名埃及士兵在兩名以色列士兵面前,突然不能動彈直到翌日,他們醒過來時也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又如埃及向那列載滿以色列軍人的火車發射炮彈,卻沒有爆炸,以色列軍回憶說:「我們得勝是因為上天的幫助,甚至那些沒有信仰的人也這樣認為呢。」以色列的摩西.達揚將軍(Moshe Dayan)在西牆留下了紙條,上面寫著〈詩篇〉一一八篇23節的經文:「這是耶和華所做的,在我們眼中看為奇妙。」

在 1973年的贖罪日戰爭中,北面敘利亞軍隊快要攻佔以色列的軍事要地了,可是在距離班諾雅可夫大橋(Gesher Benot Ya’aqov / Daughters of Jacob Bridge)約八公里時,[1]士兵不知道為何突然走不動;其實,他們只要再前進,便可以長驅南下直搗耶路撒冷。據說敘利亞司令在接受軍事法庭的審訊時說:「我對你們說,你們也不會相信,當時空中出現一隻大手命令我們停下來!」審判官說:「你有神經病嗎?」而敘利亞將軍Omar al-Abrash在1973年10月7日準備進攻前,突然死亡,有人說他自殺,也有人說是被殺,[2]眾說紛紜。而在南面,當埃及的坦克車攻擊以色列時,有強烈的陽光射向埃及軍兵以致他們沒法作戰,結果以色列摧毀了他們二百五十輛坦克車。

另外,我從社交網站臉書讀到一則事蹟。2014年,一枚飛彈從加薩射向特拉維夫市中心,以色列士兵連發三枚「鐵穹」(Iron Dome)都沒成功攔截。士兵眼見飛彈快要射達市中心時,從東方而來的一股強風把飛彈吹到地中海,特拉維夫結果安然無恙,那負責的士兵,馬上跪下感謝神。

話雖如此,但有些以色列人卻有不同的看法,埃榮基布茲 (El Rom kibbutz)有一套的贖罪日戰爭紀錄片,呈現大部分在戈蘭高地發生的戰爭和當事人的回憶。在這場戰爭中,以色列和敘利亞的軍事實力懸殊,前者只有三千名士兵、四十輛坦克和六十門火炮,後者則有二萬八千名士兵、八百輛坦克(具紅外線偵測功能)和六百門火炮。最後,在以色列只餘四輛坦克,而仍有五百多輛坦克的敘利亞卻撤軍,並要求停火談判,原因不明。從此,兩國再也沒有發生大型戰爭。以色列國在這場戰爭中奇蹟地獲勝,完成了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我們到基布茲參觀時,有人驚嘆地問道:「你相信這是神幫助以色列得勝嗎?」負責人卻回答:「人定勝天」。

戰爭遺址就在基布茲附近,今天仍然可以看到許多戰爭遺留的坦克和炮臺,也從中隱約地看到當年戰爭的慘烈。遺址的前方便是敘利亞,最遠處是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

《聖經》不只是「神話」——神的說話,也是神蹟。以上的例子反映了神的作為運行在這塊土地上,為要成就祂對以色列人在舊約中的應許,以色列必須復國(以西結書37-38章是其中重要的經文)。


[1] 班諾雅可夫大橋位於91公路與約旦河(加利利湖上流)的交界。

[2] https://historica.fandom.com/wiki/Omar_Abrash

此文曾刋於:

《真理報》(美東版) 2023年4月。
https://nystm.org/nytm0423-09/

《真理報》(加西版) 2023年11月。
https://truthmonthly.com/2023/11/6778/

黃雪卿老師

黃雪卿老師

作者

▪︎貝爾謝巴便古利安大學考古聖經近東研究系聖經碩士
▪︎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考古系博士生
▪︎希華文化交流中心董事
▪︎2022年3月與丈夫黎富文牧師從生活了廿五年的以色列移居塞浦路斯 (聖經時代的居比路);夫婦均開始擔任「國宣跨文化訓練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