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說以色列】這樣的民族與政府
128 Views

作者:黄雪卿老師

 


有人這樣說:「如果沒有大屠殺,以色列就不會立國,對嗎?」但我的老師不贊成這說法,他說大屠殺只是加速以色列立國而已,我也認同這點。早在大屠殺,已經有錫安主義運動,所以,以色列立國是遲早的事。錫安主義本身是復國主義,是十九世紀末赫茨爾(Theodor Herzl)所推行的運動,因為當時正值反猶情緒高漲的年代,猶太人受人歧視, 是因為他們沒有一個國家。他的著作《猶太國》中這樣說:歐洲的「猶太人問題」不是社會或宗教問題,而是民族問題,解決方法是建立猶太人國家。[1] 以色列第一任總理本古利安也受到末赫茨爾的影響,認為建立一個猶太人國家,才能解決猶太人問題。

在以色列認識一位朋友謝宇棻,[2] 我很認同她對以色列在立國開初,猶太人心路歷程的看法,我簡單敍述當中的內容:

1)二戰之前(努力建立一個受人尊重的國家)

二戰之前,從歐洲、前蘇聯回歸到以色列的許多年輕猶太人,一心要建立屬於自己的家園,也希望忘記過去猶太人流落異鄉、被人歧視的記憶,他們一心想建立一個健康、受尊敬和自強的新國家。

2)二戰後(大屠殺倖存者回歸,絕口不提過去傷痛)

但二戰後,大屠殺倖存者回歸以色列,他們帶著孱弱身體與受創心靈,對當時社會錫安主義執政者是一個挑戰;而對這些大屠殺的倖存者來說,也感受到社會上這樣的氣氛,為了能盡快融入這個新國家,他們絕口不提過去的傷痛,希望重新開始他們的人生。

3)立國後(艾希曼審判,喚醒人民重視大屠殺的經歷)

1961年在耶路撒冷進行的艾希曼(Otto Adolf Eichmann)審判,他是策劃和實行大屠殺計劃其中一人,當時激起了社會對大屠殺的討論,意識到類似大屠殺的種族滅絕可能會重演。在六日戰和贖罪日戰,以色列面臨武裝衝突與外交孤立,他們才開始正視這段歷史。

詳情請瀏覽網址: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18034/fullpage

猶太人立國,基本上是由回歸的猶太人和大屠殺倖存者組成,所以,我們要對這兩類人的瞭解,才會明白如何締造今天的以色列。首先在信仰上,回歸的猶太人基本上是猶太教,但也有不少把前蘇聯的無神主義帶到以色列,一般的Kibbutz 都是無神論者,建國前的猶太人回歸,主要加入集體農場(Kibbutz)務農,集體農場是一個平均分配的共產思想,他們為了建立以色列,不計較個人的利益,努力為以色列作出貢獻。第一任總理本古利安可以算是世俗的猶太人,他們的民族主義比宗教觀念強很多。

再者,大屠殺倖存者在信仰的歷程上,有兩個極端:一是堅信神保守(猶太教),一是反問神,當他們受迫害時,神在那裡。當這些倖存者,來到一個新環境,希望重新開始一個新生活,盡快從過去的陰霾走出來,但談何容易呢?這些傷痛已永久烙印在心裡,甚至影響三四代,那些倖存者的後代,雖在以色列出生,但他們的心理仍受上一代的影響。

以色列國會有120個議席,是沿用古時大公會的120議席傳統,由開國以來,執政黨都不夠61個議席,執政黨都會聯合一些宗教黨,當然這些宗教黨要求猶太人的生老病死和婚姻政策,都要歸他們負責,有時教育,醫療等政策也要管,當然要看他們得到多少議席。整體社會的宗教氣氛受著宗教黨影響。

自開國以來,一直是工黨執政 (1948年3月-1977年6月,1-17屆),工黨的前身是「以色列地工人黨」[3] ,直到1977年,利庫德集團 (Likud) 冒起,執政三屆後(1977年6月-1984年9月,18-20屆),又落入工黨 (1984年9月-1986年10月,21屆),此後兩黨彼此交替,[4] 直到拉賓被行刺後,工黨就一蹶不振,這時利庫德集團內塔尼亞胡 (Benjamin “Bibi” Netanyahu) 冒起(1996年6月-1999年7月,27屆),後來落入以色列合一黨 (One Israel 1999年7月-2001年7月,28屆), [5] 及後,出身於利庫德集團的沙龍又奪回政權(2001年7月-2005年11月,29-30屆),但沙龍總理在2005年11月進行改組,另創前進黨 (Kadima),走中間路綫 (2005年11月-2009年3月,30-31屆),任期後期,沙龍總理健康不佳,陷於昏迷,大選後,利庫德集團再次成為執政黨,內塔尼亞胡一直成為以色列總理達12年之久 (2009年3月-2021年6月,32-35屆),由於內塔尼亞胡面臨貪腐案件,再加上人民都希望換一個新政府,有新氣象,最後經歷四次大選,終於在2021年執政12年的總理內塔尼亞胡下野,新政府 (2021年6月-現在,36屆) 首次有阿拉伯政黨參與,首次沒有宗教黨參與,而且是女性部長最多的一屆,同時由兩位總理輪流擔任(兩個政黨:Yesh Atid  יֵשׁ עָתִיד, ‘There Is a Future’、 Yemina   יָמִינָה  ’rightwards’),後來由於兩位議員辭職,導致議席不夠半數,以至再次進行大選。

以色列在2022年11月1日舉行大選,這是四年以來第五度大選,基本上,大部份的正統猶太人都是支持利庫德集團,反觀左翼的政黨太多,不夠團結,反而分散選票,這樣令阿拉伯的政黨更團結,過往在以色列的阿拉伯人都不熱衷投票,他們認為投票是浪費時間,但最近的幾次大選中,讓他們明白到,團結這些選票,可以左右大局,2021年大選,阿拉伯聯盟就取得4個議席,以致新政府也要拉攏他們。這次大選利庫德集團再次成為執政黨,主要原因是以前支持左翼的選民,都轉投中間路綫的政黨。

一個這樣的民族,一個這樣的政府,不由不佩服他們,以色列是世界末日的主角,神的計劃在末後如何彰顯在他們身上?你們預備好迎見主嗎?


[1] I think the Jewish question is no more a social than a religious one, notwithstanding that it sometimes takes these and other forms. It is a national question, which can only be solved by making it a political world-question to be discussed and settled by the civilized nations of the world in council. We are a people–one people.

https://www.jewishvirtuallibrary.org/quot-the-jewish-state-quot-theodor-herzl

[2] 謝宇棻,1984年生,第四代基督徒;大學於國立政治大學哲學系雙修政治學,後於英國愛丁堡大學(University of Edinburgh)獲得伊斯蘭與中東研究碩士;曾榮獲基督教「雄善文學獎」。現與丈夫居於別是巴。

[3] 以色列地工人黨(Mapai) (是希伯來文的縮::מַפָּא”י, מִפְלֶגֶת פּוֹעַלֵי אֶרֶץ יִשְׂרָאֵל 意為. ” Workers’ Party of the Land of Israel—以色列地工人黨) 是以色列一個左翼政黨,在以色列立國初期執政,1968年合併為現在的工黨( אַחְדוּת הַעֲבוֹדָה— Labour Unity)。

[4] 利庫德集團 (1986年10月-1992年7月,22-24屆),工黨 (1992年7月-1996年6月,25—26屆),利庫德集團(1996年6月-1999年7月,27屆),以色列合一黨 (1999年7月-2001年7月,28屆),利庫德集團(2001年7月-2005年11月,29-30屆)。

[5] 以色列合一黨 (One Israel),由巴拉克 (Ehud Barak)主導的政黨,是工黨與其餘兩個政黨 (Meimad and Gesher)組成的聯盟黨。

此文曾刋於:

《真理報》(美東版) 2023年5月。
https://nystm.org/nytm0523-10/

《真理報》(加西版) 2023年12月。
https://truthmonthly.com/2023/12/6927/

黃雪卿老師

黃雪卿老師

作者

▪︎貝爾謝巴便古利安大學考古聖經近東研究系聖經碩士
▪︎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考古系博士生
▪︎希華文化交流中心董事
▪︎2022年3月與丈夫黎富文牧師從生活了廿五年的以色列移居塞浦路斯 (聖經時代的居比路);夫婦均開始擔任「國宣跨文化訓練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