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一扇窗】追光體驗
49 Views

陳志賢醫生伉儷

 

我曾看過極光的相片,十分迷人和吸引人,一直有一睹北極光風采的心願。極光出現時通常有一條或以上,縱橫和粗細不一的綠光線,這些光線有些呈現像綠絲帶,隨意舞動著的優美形態,有些則將整個天空染成了光亮亮的綠色,十分壯觀。我也看過一些相片的極光不單是綠色的,有紅色、黃色和藍色混合,這是極為罕見的情景,可遇不可求。

人們總是對沒有見過的事情特別期待和嚮往,正巧最近有親人來加拿大探望我們,想順道看極光,於是一行四人結伴同往黃刀鎮追光。我們都是第一次看極光,以前多是看相片和聽別人分享他們的經驗。跟我們分享的人總是講得眉飛色舞,似乎是十分難忘的體會,這次終於輪到我們親身去體會極光了。我們原計劃搭乘內陸機去黃刀鎮,因臨時航班的改動,我們途中花了12小時,在機場逗留了一個晚上等轉機,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抵達目的地。到達當天的黃刀鎮時,烟霧彌漫,景物模糊,我們心想不妙,不知晚上看北極光會不會受到影響,連當地的居民或富有豐富帶團經驗的導遊也無法給予百分百確定的答案。我體會到看天吃飯的行業要觀雲變色,漁夫可以憑經驗決定何時去出海捕魚,農夫可以憑時令判斷何時撒種收割,但也不能百分百確保有多少漁獲或農作物的收成。

正如黃刀鎮的居民所說,霧氣漸漸消散,只是日間的天氣仍帶點寒意。等到晚上,我們集合乘坐旅遊巴士去看極光。到了觀極光的營地,空曠的四周都是漆黑一片,營地職員開始娓娓道來講解拍攝的場景,看得出是精心佈置的,同時導遊也出動全套的專業攝影器材等待捕捉極光。漸漸地,天上的霧氣被大風吹散,閃爍的星星出現在夜空中。不久,弟弟用剛買的最新型號手機掃描夜空,他是有備而來的,也因此他第一個發現了極光。他的手機螢幕上看到了綠色,但肉眼看到的是白色的線條,要通過手機拍攝下來才呈現出綠色,這時我才想起有人跟我提過這種特殊現象,原來真的要親身體驗過才會明白的。瞬時間,大家喜悅的歡呼聲劃破營地的寂靜,盡情用帶來的裝備拍攝,喧嘩聲此起彼落,大家都非常興奮。隨著第一輪的極光減弱,我們先後進入營地的小木屋稍作休息,喝一些熱飲和餅乾等待第二輪的極光出現。在歇息的時候,導遊忽然推門進入小屋招呼大家出去欣賞極光。這一輪的極光更多更亮更近,我一出小屋抬頭望上天就看到有兩道白色的粗線,經過鏡頭變成兩道綠色極光,有縱有橫的分別出現,十分驚喜和奪目。隨著極光的減弱和消失,我們也乘坐旅遊巴士回酒店,這時已是凌晨的二時三十分,相信大家當晚都帶著滿足的心情入睡的。

我在想為什麼人類總是渴求去追逐未經歷過的體驗,特別越是人人都讚口不絕的,就越想一試。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這就解釋到為何有人去了兩次追光的旅程,因看不到極光仍不甘心,結果去了第三次終於看到極光才作罷。

我又想人們對某一奇特的天文現象如北極光、流星雨、日蝕和月蝕等都趨之若騖,然而人們是否對天文現象背後的創造者產生敬畏和渴慕之心?聖經這樣說:「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馬書1:20)

此文曾刋於《真理報》(美東版) 2023年12月。
https://nystm.org/nytm2312-05/

陳志賢、陳梁頌玲醫生伉儷

陳志賢、陳梁頌玲醫生伉儷

作者

¤ 陳志賢醫生,曾任香港大學家庭醫學名譽臨床助理教授,香港短宣中心及牧職神學院校醫多年
¤ 陳梁頌玲老師,牧職神學院輔導科講師、輔導中心主任及校友牧關
¤ 2022年7月定居加拿大,夫婦開始擔任「國宣訓練講師」

【開一扇窗】追光體驗

【開一扇窗】追光體驗

我曾看過極光的相片,十分迷人和吸引人,一直有一睹北極光風采的心願。極光出現時通常有一條或以上,縱橫和粗細不一的綠光線,這些光線有些呈現像綠絲帶,隨意舞動著的優美形態,有些則將整個天空染成了光亮亮的綠色,十分壯觀。

【開一扇窗】植物生長與人的成長

【開一扇窗】植物生長與人的成長

沒有種植經驗的我們,記起看過在加拿大居住的朋友,他家門前的草地鬱金香盛開的照片,心裏十分羨慕。去年我們在加拿大的一間連鎖店看到鬱金香的種子,便買下來,抱着嘗試的心態,跟著包裝盒上的指示,丈夫細心地把一顆顆比栗子大一點,直徑只有一吋半的鬱金香種子埋在泥土裏。

【開一扇窗】初到貴境隨筆

【開一扇窗】初到貴境隨筆

我們夫婦二人移居加拿大生活剛好三個月的時間。雖然是初到貴境,但感受到這兒的生活很寫意,生活的適應上沒有太大的問題,很喜歡這兒的七月,到晚上九時天色才開始變黑,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很新鮮的體驗,日長享受日光的時間也長,好像多了一些時間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