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一扇窗】中西文化
112 Views

陳志賢醫生伉儷

 

春去冬來,花開花謝,萬物也伏在自然的定律下,生生不息。不久之前,看到遍佈草坪的小黃花,現如今它們謝了,花梗上就變成一個個圓圓的白色毛絨絨小球體的蒲公英。每個小球盛滿著許多蒲公英的種子,經風一吹,種子便飄離花梗,隨風起舞隨意散落在各處上。聽說它們的繁殖能力驚人,不論是小黃花還是蒲公英都要被視為野草般看待,要鏟除拔出,否則屋子的主人會被認為沒有打理好自家的草坪,是懶惰的表現,也有礙觀瞻。初時筆者不明白這個文化差異,認為明明是充滿新機和很漂亮的小黃花,為何人們要殘忍地把它們消滅。後來才發現它們有頑強的生命力,剷除不久後的它們又在草坪上茂盛地生長出來,無怪乎管理處定時會派人來重複地做鏟草的工作,原來是想鏟草除根,免除它們生滿草坪的後患。

筆者仍覺得小黃花和蒲公英很美,也欣賞它們有超強的生命力,文化差異有時是基於對事物有不同的想像和不同的觀賞標準。筆者體會甚麼是「不懂的就是草,認識的就是寶」的道理。原來蒲公英具有很多的醫療效用,如清熱解毒,去濕熱和消炎消痛等。有人選擇直接食用它或泡水喝來治病。話雖如此,筆者因缺乏這方面的經驗,還是未敢親嚐它的療效。想起兒時常飲用的五花(金銀花、菊花、槐花、木棉花和雞蛋花)涼茶、夏枯草涼茶,還有雞骨草湯和霸王花湯也是受歡迎有益的湯水。在外國生活不會常想著要煲涼茶和湯水,反而選用方便選購到各式各樣的茶包,如洋甘菊茶、茉莉花茶、玫瑰花茶、檸香薑茶和不同種類和配搭的果茶包,這些即沖即飲的茶包也是養生且有益健康,適合崇尚天然的產物的西方國家。

如果人真的生病還是要看醫生。人們看西醫,認為西藥令病情最快受控,但又聽過不少傳聞說,令人快痊癒的西藥比較傷肝腎,於是筆者求證專業意見,收到的答覆是服用過量的藥物才會傷肝腎,服用過多的抗生素的確會產生抗藥性。有些人堅持患病時看中醫,認為除有效消減病徵,也有逐漸調養身子之效,但中藥的藥性和配搭是一門高深的學問,如學藝不精,用藥的分量和配搭不當,對身體也會產生不良的影響。無怪乎一名西醫或中醫的基礎訓練要花上好幾個年頭的時間鑽研人體結構、病理學和藥效等。儘管中西醫對疾病有不同的處理方案,背後有不同理念,經驗或數據的支持,但相信每名醫生也是抱著醫者父母心會處處為病人著想,小心謹慎,不想有何差池,危害到病人的健康,其實也是醫德。

外子是一名西醫,在香港行醫多年,除遇過很多病人和病例,關心病人的身體健康之餘,最掛心是病人的得救,問診時也問他們的信仰,向他們傳講福音,邀請他們若自願可簡單作一個決志信主的祈禱,他說這是全人關懷,醫生也會關心到病人的精神心理和靈性的需要。當然準確地尋找病源,對癥下藥,相信是醫者的初衷,有病人會回來感激醫生的仁心仁術;也有病人的家屬透過不同的人脈聯繫,或直接相告得知其家人在診所跟醫生決志信主,家人喜出望外,因他們付上多年的禱告,終於禱告蒙應允,最值得高興和安慰是將來在天家能與所愛的家人相見相聚。願意看見人的靈魂得救,歸向神也是每位基督徒的初心吧。

此文曾刋於《真理報》(美東版) 2024年1月。
https://nystm.org/nytm2401-04/

陳志賢、陳梁頌玲醫生伉儷

陳志賢、陳梁頌玲醫生伉儷

作者/講者

¤ 陳志賢醫生,曾任香港大學家庭醫學名譽臨床助理教授,香港短宣中心及牧職神學院校醫多年
¤ 陳梁頌玲老師,牧職神學院輔導科講師、輔導中心主任及校友牧關
¤ 2022年7月定居加拿大,夫婦開始擔任「國宣訓練講師」

【開一扇窗】追光體驗

【開一扇窗】追光體驗

我曾看過極光的相片,十分迷人和吸引人,一直有一睹北極光風采的心願。極光出現時通常有一條或以上,縱橫和粗細不一的綠光線,這些光線有些呈現像綠絲帶,隨意舞動著的優美形態,有些則將整個天空染成了光亮亮的綠色,十分壯觀。

【開一扇窗】植物生長與人的成長

【開一扇窗】植物生長與人的成長

沒有種植經驗的我們,記起看過在加拿大居住的朋友,他家門前的草地鬱金香盛開的照片,心裏十分羨慕。去年我們在加拿大的一間連鎖店看到鬱金香的種子,便買下來,抱着嘗試的心態,跟著包裝盒上的指示,丈夫細心地把一顆顆比栗子大一點,直徑只有一吋半的鬱金香種子埋在泥土裏。

【開一扇窗】初到貴境隨筆

【開一扇窗】初到貴境隨筆

我們夫婦二人移居加拿大生活剛好三個月的時間。雖然是初到貴境,但感受到這兒的生活很寫意,生活的適應上沒有太大的問題,很喜歡這兒的七月,到晚上九時天色才開始變黑,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很新鮮的體驗,日長享受日光的時間也長,好像多了一些時間使用。